埃里克森心脏骤停背后是球员太累了

在经过队友和队医科学快速的救治后,终于从死神手中夺回了埃里克森,然而这样的突发事故,不得不让人们再度关注一个重要话题:运动员的健康。

由于疫情导致赛程压缩,这个赛季的不少足球运动员比以往更加疲劳,而来到赛程同样密集且需要转战不同国家的欧洲杯,身体的负荷进一步加大。

对于埃里克森个人来说,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危险尚需要进一步科学全面的检查和分析,但对于球员身体的担忧,在本届欧洲杯正式打响之前就已经出现。

据分析,本届欧洲杯可能是许多年来对于球员身体的压力最大的一届——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当下球员中普遍存在的高疲劳状态。

由于疫情的关系,近两个欧洲足球赛季的赛程普遍被压缩,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不少球员都是刚刚结束繁重的俱乐部任务,立马又要全力在欧洲杯大赛中冲击佳绩。

以英超为例,由于疫情,2019-2020赛季一直拖延到了7月底才结束。短暂的休息后,新赛季在9月中又立马开打,而且2020-2021赛季的赛程也堪称密集。

过往每个跨年欧洲足球赛季,彼此之间的间隔期往往是90到95天,球员能得到最少3周的彻底休息时间,俱乐部也能为新赛季迎来3周左右的准备期。但在这个赛季,一切都不存在。

在上个赛季欧战打到最后阶段的豪门,例如拜仁慕尼黑、巴黎圣日耳曼,英超的曼联曼城,赛季准备期非常短暂——只有不到5周时间。

运动表现数据分析平台KitmanLabs的描述是,球员们陷入了长达一个赛季的“赛事堵塞链”——太多一周双赛和三赛的安排,场次之间,间隔不过三四天,身体根本无法从深度疲劳中恢复。

而据数据机构Twenty FirstGroup的统计,在2016年欧洲杯前,参赛球员平均可以在两场比赛之间休息4.5天,在本届欧洲杯前,这一数据下跌到了3.9天。

由于西班牙、法国、英格兰、意大利等国脚普遍在顶级豪门效力,这一数据还要更低——平均只有3.5天休息。

对于球员身体所承受的压力,最清楚的除了他们自身之外,当然就是执教国家队的教练们,但为了争取好成绩,教练也只能在训练和休息之间艰难地寻找平衡。

法国队教练德尚在欧洲杯前就表示,身体和精神的疲劳将是一大难关;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也无奈表示,自己需要小心不“用坏”自己手下的球员。

相比其他球队,英格兰队或许是受此因素影响最严重的,在其名单中的球员平均上赛季的比赛时间高达3700分钟,相比整个欧洲杯球员的平均水平要多了整整8个全场比赛的时间。

就像威尔士国家队的体能教练斯特鲁维克所说,这一届欧洲杯或许不仅仅是技战术上的比拼,更将是一场看谁能拼到最后的决斗——这是一场“和疲劳之间的战争”。

身体上的疲惫,对于球员来说或许除了忍耐之外也别无他途。效力于马竞的西班牙国脚马科斯·略伦特就是受密集赛程影响的球员之一,在随俱乐部进行赛季最后几场比赛期间他就曾说,自己在下场时已经完全跑不动了:“我的大脑还想做更多,但身体拒绝了。”

为了减少身体上疲惫对于身体的影响,有球队甚至不惜拿出了“阿Q精神”——某位球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球队开始集中之后,教练团队中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尽一切可能不要提到“疲惫”、“疲劳”这样的词。

也许,身体上的疲惫和体能问题,能在某种程度上缩小巨星和“平民球队”之间的差距,让比赛更为激烈,但这样的激烈,却是以增加球员的风险为代价的。

而运动科学,本是为帮助运动员提高发挥表现水准,而不是要压榨出所有运动员肌体潜能,甚至毁坏运动员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