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猎人》的导演捧红了小李子之后 彻底放飞了自我

曾经,文艺界有两大梗,一个村上春树何时能拿诺贝尔文学奖?另一个是“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啥时候能够拿到奥斯卡影帝?

结果,在7年前,第88届奥斯卡上,小李子终于凭借《荒野猎人》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奥斯卡小金人。在那之前,小李子几乎每年都出一部影片,合作的全是奥斯卡级别的大导,一心就想冲击下奥斯卡。等到真获了奖,马上躺平,彻底放飞了自我,好几年不演电影,就是要好好享受下影帝的感觉。

而可怜兮兮的村上春树,则还不知道何时能够结开缠在自己身上的魔咒,拿下诺贝尔文学奖?不过,依诺贝尔文学奖的尿性,大概率终身都希望不大了。

回说《荒野猎人》,实际上在2016年的奥斯卡上,不仅小李子拿下了影帝,导演亚历杭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还拿下了最佳导演奖,摄影师艾曼努尔·卢贝兹基还拿到了最佳摄影。

这就完了吗?才不!导演亚历杭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刚刚在上一年凭借《鸟人》已经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了。也就是说,《荒野猎人》是伊纳里图的梅开二度,而且是蝉联,牛了大发了。

不过,伊纳里图的蝉联还不是最最牛的。最最牛的是摄影师艾曼努尔·卢贝兹基,他不仅于2016年凭借《荒野猎人》拿到了最佳摄影,还在2015年凭借《鸟人》拿到了,更在2014年凭借《地心引力》已经第一次拿到。也就是说三年里,这哥们来了一个三连冠,史无前例。

作为摄影师的艾曼努尔·卢贝兹基,原本应该有更多片单,但《荒野猎人》之后,只拍摄了一部泰伦斯·马力克的《歌声不绝》,然后就是2022年的新片《阿姆斯特丹》。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则只拍摄了昆汀的《好莱坞往事》以及去年的《不要抬头》。伊纳里图则休息到了现在,也只有一部《诗人》。

现在,我们要说道说道的,正是这一部《诗人》。这也是亚历杭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回归墨西哥之后的一部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墨西哥人,亚历杭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与《地心引力》的导演阿方索·卡隆,以及《水形物语》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并称为“墨西哥三杰”,三位都是大神级的人物。

阿方索·卡隆凭借《地心引力》最佳导演之后,后来又凭借《罗马》再一次拿下了最佳导演。而伊纳里图则是凭借《鸟人》《荒野猎人》来了一个两连冠。吉尔莫·德尔·托罗也不遑多让,在他们之后,就凭借《水形物语》直接拿到了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他们三个人也是多年好友,甚至上都有一些共性。

《罗马》是阿方索·卡隆功成名就之后,回归墨西哥之后,拍摄的一部具有私人回忆性质的个人作品,结果却在奥斯卡小年里成为了年度最佳,好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而《诗人》则是伊纳里图同样功成名就之后,回归墨西哥之后的拍摄的一部极度个人化的作品。吉尔莫·德尔·托罗则将自己的童年心头好匹诺曹的故事拍摄了出来,即《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匹诺曹》。

私人化的《罗马》却让阿方索·卡隆更进一步,彻底奠定了自己宗师级的影史地位。《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匹诺曹》则成功拿下了电影金球奖最佳动画片奖,距提名奥斯卡仅一步之遥。

这一次,伊纳里图彻底放飞了自我。整部影片随心所欲,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全然不在乎观众是否看得懂,也不在乎专业圈子的评价如何。

《荒野猎人》行云流水,异常顺滑地讲了一个史诗级的西部故事。与《诗人》比起来,越发觉得《荒野猎人》几乎没啥编剧技巧,就是很顺畅地讲故事讲了下来就完了。

想当年,东木老爷爷套拍了《父辈的旗帜》与《硫磺岛来信》,同一个故事,两个视角,一个美国视角一个日本视角,套拍完成。原本,《父辈的旗帜》才是重点,《硫磺岛来信》则属于添头。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按时间顺序老老实实讲故事的《硫磺岛来信》更深入人心,并拿下了更多的大奖。而时间来回穿梭的《父辈的旗帜》则几乎没啥声响,迅速就没多少提及了。

《诗人》也是如此,看起来更像是《父辈的旗帜》,运用了太多的技法,为普通观众增添了太多的观影门槛,结果搞得最终成果一场尴尬。

实际上,《诗人》说的不是故事中的人物是一名诗人,而是导演就是诗人,他用写诗的方式拍摄了一部电影。其电影手法的运用,比泰伦斯·马力克、王家卫都走得更远。用荒诞的手法,拍摄了一个亦梦亦幻的影像故事。

《诗人》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位在好莱坞功成名就的导演兼编剧,回到墨西哥家乡后的所感所思。尽管伊纳里图一再否认故事原型是自己,说这只是一个原创性的故事,并不是真人真事,但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分明就是导演本人对于家乡的所感所思。

《诗人》的重点,是思维层面的再现,而不是现实世界里的故事冲突。这就决定了这部影片大量抽象手法的运用是必然的,故事的松散也是必然的。

伊纳里图,试图在一部影片里,将自己对于家乡墨西哥的历史,对于墨西哥的现状,对于家庭先存人员及已去世成员的碰撞,全都呈现出来,野心很大,也使得这部影片的片长达到了160分钟。

按说,《诗人》的意向还是能够得到很多人的共鸣的,尤其是春运已到,很多人漂泊在外的人,正好到了归家的时刻。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是对自己变化的惆怅。“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是对家乡的忐忑,“梦破五更心欲折,角声吹落梅花月”是回乡的泣零感。家乡,早已不再是记忆中的家乡,它变得太多了,多到让自己不认识,让自己有种异乡人的感觉。

当然好,独树一帜的风格,让伊纳里图补齐了自己电影版图上的重要一环,让人看清楚了他不是只能拍摄好莱坞化的电影,还能拍出技高一筹的特,很不简单。

但自己嗨的确也害人。姜文拍电影,就一直试图让自己嗨。他觉得只要自己嗨了,状态出来了,观众一定也会被带入其中,跟着嗨起来。《让子弹飞》如此,他觉得《一步之遥》也当如此,可是偏不,观众并不能总是能够跟上他的步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