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文盲 惧怕成功的公司同情失败的公司

我19岁的儿子托马斯是个崭露头角的天体物理学家。和天底下的父母一样,我也为我的孩子感到骄傲。他的专业兴趣主要在硬科学和数学。但他对经济学有很深的理解。(是的,我在吹牛。)

托马斯很自然地就理解了权衡取舍的无可避免;他懂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理解自发的秩序;他很现实地认识到,“公共”部门远比私营部门更有动力干坏事;托马斯还明白,盈利的私营企业是在为公众服务——服务越好,利润越大。

托马斯天生是个自由主义者:他不想插手别人的事务,他对任何人试图插手他的事务感到震惊。他的确是个文明、正派的人。

今天下午,托马斯和我吃完午饭开车回来,我们谈到了麦当劳。托马斯正确地指出,麦当劳近年来遇到了一些困境。

我儿子和我一致认为,他——甚至我——将在有生之年看到麦当劳宣告破产的那一天,要么被其他一些蓬勃发展的公司(可能是一家现在根本不存在的公司)吞并,要么被改造成一家和今天截然不同的公司。

托马斯和我也一致认为,同样的命运在等待着沃尔玛,而且更长远来看,同样的命运也在等待着亚马逊、苹果、谷歌,以及几乎所有当今蓬勃发展的成功企业。

托马斯对历史有足够的了解,他知道今天的商业巨头——那些今天看起来似乎会长盛不衰的企业——将会是明天的失败者。这就是市场竞争的本质。想想西电、伍尔沃斯、凯玛特、西尔斯、柯达、泛美、通用食品——仅举几家曾经的美国巨头为例。(这些公司的投资者不知何故错过了托马斯·皮凯蒂描绘的那个神奇的“资本自动增长”公式。)

托马斯和我都相信,人士站出来哀叹麦当劳和沃尔玛的倒闭的那一天终将到来。人士恋恋不舍那些濒临倒闭的公司,与此同时又极为敌视那些正在蓬勃发展和疯狂盈利的公司,我儿子和我对此深表困惑。

托马斯和我都感到震惊的是,分子只赞许那些正在衰败的公司,而鄙视和指责那些正处于巅峰状态的公司——也就是说,他们只赞许那些资源利用效率低下的公司(这是这些公司衰败的原因),而鄙视和指责那些资源利用效率高的公司(这是这些公司成功的原因)。

批评私营企业在竞争性市场中的成功,其实就表现出了一种无知:没有认识到这些企业的高利润实际反应了它们在改善无数消费者的生活方面取得的非凡成就。而试图利用政府力量来挽救那些被市场力量淘汰的公司,就是试图利用政府力量来使那些公司继续低效率地利用资源,从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