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星 埃里克森

高词险语拓心胸,一笑掀痛照球迷。心聚力,殊聚光,佩除颤器,归绿茵场,忽闻掌声雷动,原是埃里克森再续丹麦童话。遥想当年,倾于球场,心脏骤停,概量人心,众皆视之。倏忽一载光阴逝,谁能思之今又来?

埃里克森者,九二年生于丹麦,恰逢西方之情人节,球迷昵呼爱神。爱神三岁玩球,十三岁入少队,十四岁尽显足球天分,十五岁以资进球折桂,十六岁驰外荷甲,效力阿贾克斯。行速技高,感位力胜,挟倒海翻江之能,擅巧取豪夺之事,五载成绩显著:获荷兰杯冠军,夺荷兰超级杯冠军,三夺荷甲冠军,可一道之足纪也。

二0一0世界杯,爱神入丹麦国家队,初出茅庐赴南非,年十八岁零四个月,参赛球员最少年,始生犊,技不青,数登场,未得球。少长之路,愈则勉之,三载光阴,日磨月蹉,技有所长,巨额转会,加盟英超,司职热刺,锋芒毕现,倍之利器,爵之利法,而自身得以因势贯之,登职业之巅峰。年方廿五,累计进球33粒,乃英超进球丹麦球员之冠。

二0一八世界杯,预赛进球11粒,爱神王者归来,六分破门造神话,锁定小组次席,丹麦成功晋级。然,一人之力难以擎天,转乾未转,悻然而去。

二0二0转会国际米兰,未想之意则善矣,出场17仅入1球,翌年少半之一对决,补时任意球破门,助队逆转绝杀AC米兰,自此走出低迷,一鼓作气,带队夺得意甲冠军,同获个人首座五大联赛冠军。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0二一年六月十二,欧洲杯小组赛对阵芬兰,上半场将毕,爱神忽僵仆地,心肺苏急救一刻,队员人墙护之,球迷悬心祈之,无奈送离治之。经历生死线,闯过鬼门关,心有不甘,忍有不善,死生无惧,自言不能偃,终归年廿九,心难平,意未尽,目标世界杯,此乃最想之梦也。

形之所痛不堪,意甲豪门解约,心志苦,筋骨劳,体肤饿。然,爱神非有怨,为念而立,为爱而行,以自由身加盟英超,时隔9月重返绿茵场。其间所服之力,或惟己能体之。未几,则国之召也,时隔287天重披战袍,友谊赛对战荷兰,替补登场触球得进。

生死浩劫一瞬间,知爱岁月一轮回。爱无因,迹实生,而立之年,相隔527日夜,爱神三踏世界杯,卡塔尔沙漠擘别样人生,首发出战,踢满全场,左脚远射,险破僵局,其意殊甚异,其爱殊悠异,临存亡之术,其已赢也。 撰文/王利民 绘画/张永文

22日下午,多哈教育城球场,离丹麦队与突尼斯队的比赛开场还有半小时。球迷席忽然掌声雷动。顺着球员通道望去,原来是埃里克森进入绿茵场,他准备热身。

这个曾在比赛中心脏骤停“死”过五分钟的战士,佩戴着心脏除颤器,踏上了世界杯赛场,他要与自己肝胆相照的兄弟在卡塔尔圆梦。

阳光照在场中央的大力神杯模型上,金光灿灿晃人眼,球场大屏正介绍首发球员——“丹麦,10号,埃里克森!”观众席再次沸腾。

小组赛第一场对阵突尼斯队,外界普遍认为北欧人势在必得,可最终两队却0:0战平。作为中场大将的埃里克森打满全场,跑动积极,几乎包揽了丹麦队所有的角球和任意球,他传球成功率高达91%,并送出5次关键传球。

赛后,丹麦队后卫安德森称赞埃里克森给全队带来了“巨大的能量和创造力”,“在最高水平的赛场上,我们需要他”。

没有人会想到去年夏天,他曾命悬一线日,欧锦赛小组赛B组首轮,丹麦队对阵芬兰队。就在上半场临近结束时,埃里克森接边线球后,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和对抗的情况下,突然倒地昏迷。

在他晕倒后的约15分钟里,现场所有的医务人员、球员齐心协力,做对了每一步,才从死神手里抢回“爱神”。

与死神擦肩后,埃里克森接受了植入心脏复律除颤器的手术。9个月后,他重回国家队,在与荷兰队的友谊赛中,他下半场替补登场,出场2分钟即完成破门。这是他时隔287天后,再次为国出战。旁人看来,这一番生死经历,已是奇迹,不想他还能重返赛场。

30岁的丹麦中场埃里克森,在世界杯赛场上演最动人励志故事。去年欧洲杯赛场,埃里克森突然倒地、心脏骤停、陷入昏迷,整个足坛为他揪心。

一年时间里,他凭借强大意志品质、顶级医疗资源配置,一步步找回巅峰状态,并佩心脏除颤器,第三次代表丹麦出征世界杯。

埃里克森经历心脏骤停怎样化险为夷?佩戴心脏除颤器后是否可以正常生活工作?是否可以参加高强度体育锻炼?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黄东副主任医师说,心脏骤停患者究其原因,七成是室颤引起的。所谓“室颤”,即心室颤动,是心室肌快而微弱的收缩,或不协调的快速乱颤。室颤会导致心脏无排血,心音和脉搏消失,心、脑等器官和周围组织血液灌注停止,阿-斯综合征发作最终猝死。室颤可以发生在任何时候,且没有预兆,高危人群是具有心脏基础疾病的患者。本身有心衰、心功能不全、心肌病等基础性疾病的人群,有室颤发生概率,健康人群概率较小。

室颤非常凶险。黄东给出一个形象比喻——心脏结构犹如“两房两厅”(左心房、右心房、左心室、右心室),正常情况下,心房心室心肌细胞按照统一指令,有序同步收缩、舒张,形成合力输送血液,一旦发生室颤,意味着心肌细胞同步收缩被打乱,没有合力,供血不足、心跳骤停。临床发现,一旦室颤发生5分钟以上,脑细胞缺血5-6分钟就会坏死,心脏没有血供,生命也就停止。正因此,室颤是可以致命的疾病!

埃里克森一年前在赛场上的惊魂一幕,最终因及时救治,化险为夷。黄东说,35岁以下运动员一旦猝死,很可能是肥厚性心肌炎引发的室颤。埃里克森应该属于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室颤,如在医院、公共场所等有除颤仪的地方,有挽救生命的机会。目前数据显示,室颤发生后,能成功救回来的比例约为10%。普通群众学会心肺复苏技巧,关键时刻非常有用。

此番埃里克森再度恢复巅峰状态,给不少人群无限鼓舞。黄东说,室颤经治疗后,安装心脏除颤器,正常生活工作没有问题。至于高强度剧烈运动,因人而异。“先要评估室颤原因,有些原因是可逆反应,有些是不可逆反应。如果属于后者,建议不要从事高强度体育锻炼。”黄东最后表示,“无论如何,发生室颤后应排查并明确病因,定期随访,呵护心脏健康。” 综合新华社、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