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接近尾声 五大谜团即将揭晓

7月13日将见证德国与阿根廷的第三次世界杯决赛抗衡。到目前为止,双方互为胜负:历史上,西德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输给了马拉多纳率领的阿根廷队,4年后德国在罗马得以雪耻。

过往的记忆挥之不去,那些传奇让人们无比敬仰。比如,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上,马拉多纳就将当时德国队长洛塔尔·马特乌斯(Lothar Matthäus)称为“我所遇到的最强对手”。1986年的狂喜很快在意大利转变成了眼泪,世界见证了野兽般的阿根廷队有两人被罚下场以及马拉多纳在他的第二故乡(意大利)遭世人奚落。戏剧性的逆转来自于尤尔根·克林斯曼、鲁迪·沃勒尔以及安德烈亚斯·布雷默,他主罚的一记争议点球锁定胜局,这些记忆将会被重新提起。

之前,就有传言说,在巴西,一个欧洲球队想夺冠是不可能的。气候、陌生环境等对欧洲球队来说都被认为是不利因素。但是,德国队给了这些传言一记有力的回击,他们从北部的萨尔瓦多、福塔莱萨、累西腓辗转到气候宜人的里约热内卢和贝洛奥里藏特,战胜法国,重创东道主使其蒙受史上最大耻辱。

欧洲球队在1962年和1978年折戟决赛。捷克斯洛伐克在智利被巴西打败,而伦森布林克(Rob Rensenbrink)的压哨射门打在立柱上被弹出,造成了荷兰的“5公分遗憾”。那时,漂洋过海来到南美不是件容易的事。如今,德国在巴西的巴伊亚设立了训练基地,让这里成为球队的第二故乡。他们期待自己的表现能将失败的历史掩埋。

在圣保罗的半决赛上,梅西好像消失了。他竭力挣脱范加尔为他设计的牢笼,当他启动的时候,我们看不到他的关键传球。梅西无法复制马拉多纳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的传奇。事实上,他目前的表现像极了他的前任教练(马拉多纳)在1990年的状况。

在意甲联赛,由于对方后卫的残忍攻击,使得马拉多纳含恨离开,他在那不勒斯只能间歇性出场了。在1986年,布鲁查加接到马拉多纳一记助攻成功射门,锁定胜局。这一幕与阿根廷对阵瑞士比赛中,梅西助攻天使迪马利亚如出一辙。但是,梅西必须在马拉卡纳球场有更多长进才能与球王比肩。一粒进球就很能说明问题,要知道,马拉多纳在他的两届世界杯决赛上还没有收获过一粒进球。

从1982年到1990年,德国队连续三次挺进世界杯决赛。不管比赛态势如何,他们都是夺冠大热。他们想做到的时候,会表现得十分高效和坚定。

对本届杯赛上勒夫的球队的指责是由于目前的这支德国队缺少这些特质。缺乏杀手特质让他们在2010年世界杯、2008和2012年的欧洲杯上尝到了苦头。而如今在巴西,这种状况好像又重现了。

最近几年,德国队致力于将传统的德国打法与更高层次的传切配合相融合并日臻完美,我们在贝洛奥里藏特欣赏到了这一点。德国青训体系的全面革新已进行了十几年,而他们仍然肩负着为国家队输送人才的重任。

在7月9日赛后,范加尔表态,炮轰季军争夺战毫无意义,他的这番话并未给失落的巴西队多少安慰。即使巴西战胜了对季军赛意兴阑珊的荷兰,如果他们眼睁睁看到阿根廷在马拉卡纳夺冠,想必心理更不是滋味。

如果阿根廷无法创造历史,那么赛后巴西电台里,克里登斯清水复兴合唱团(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的“Bad Moon Rising”会成为带着痛苦驱车返家的阿根廷球迷心情的最好注脚。有爸爸呆在家里感觉如何?”不论蓝白军团(La Albiceleste)走到哪里,都会听到这句歌词,而它现在又在耳边回响了。

巴西人现在都变成了德国人了,就像他们在圣保罗半决赛时化身荷兰时那样。否定阿根廷可能仅仅是一种心灵慰藉,因为斯科拉里的失败带给了他们撕心裂肺的痛苦。

阿根廷加时赛1:0淘汰瑞士队。赛后,阿根廷队主教练萨维利亚表示,他不敢幻想与劲敌巴西对阵世界杯决赛。详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