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昏迷另一方想卖房救人咋办

如果不是今年3月26日的那场意外,刘福翔夫妇会像无数在郑州的打拼者一样,忙忙碌碌,忙着房贷、车贷以及孩子的奶粉钱,遭遇中年危机,却知道日子在一天天好过起来。而如今,2019年像是夫妻俩需要努力过的一个“坎儿”,妻子王艳红在病床上与病魔抗争,丈夫刘福翔则在人间浮沉,拼命用一己之力维持一家人的生存。

“从3月份到现在,除了中间有十几天出院回家,剩余的时间,她都在医院度过。”4日,记者联系上这位47岁的中年汉子,即便已经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但他讲述的声音依然不卑不亢。“前后花费已超过60万,咱普通老百姓,哪有那么多钱,只能想着把房子卖掉,一部分还债,一部分继续给她看病。”

今年3月26日,妻子王艳红突发疾病,被紧急送往省直三院后,住进重症监护室,医生给出的诊断是主动脉夹层A型,这是一种极其凶险的病症,发病后成活率很低。救还是不救?在刘福翔这里,这不是个问题。他很快就下了决定,给妻子做手术,让医院想尽一切办法抢救。

他的决然,也收获了好报。那是次历时13个小时的大手术,妻子手术后慢慢康复,6月19日出院了。当得知他为了救治自己,把家里唯一的住房挂在网上卖时,妻子特意让他找中介把钥匙拿回来。

“她当时病情好转了,我也就随她了。”刘福翔说,原本以为“灾难”到此为止,不料,7月初,妻子再次突发脑溢血入院,意识再次陷入昏迷,全身瘫痪。刘福翔在想尽了一切办法后,再度有了卖房的念头,有她在,才有家。“即便她成了植物人,但回家了有人躺在那儿,那就是家。”

刘福翔比妻子大9岁,两人的故事普通、平凡,却像极了爱情。初识时,他是下岗工人,住在出租房里。她是从农村来郑州的“郑漂”,销售化妆品。机缘巧合,两人通过房东的介绍相识、相恋,最终决定组成家庭。

“起初,她家里不愿意。”刘福翔说,自己年纪比她大近10岁,还没有稳定工作,父母都不在了,但她不嫌弃他,一心一意跟他过日子。结婚时,没三金、没豪车队、没婚纱照,小两口一人花100块找裁缝做了件新衣服,借朋友的车拉了6床被子,摆了5桌酒席,就在出租房里过起了小日子。

不过,夫妇俩都是踏实肯干的人,他们信念一致,一起打拼,干过家政,卖过包子,近几年在建材城开了个小店,帮人做窗户。“结婚后,我们买了第一辆自行车,第一辆电动车,再到贷款买房、贷款买车。”刘福翔说,他们是患难夫妻,不会要求对方什么,但心总是在一起的。

生活稳定后,两人2016年添了个小宝宝。王艳红是个孝顺闺女,而刘福翔没了父母,就格外对岳父岳母好,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

“第一次手术就花了26万,全是自费。”提起这一段,刘福翔也有点自责,妻子的医保今年忘了交,直到发病。虽然后来补上了,但4月份之前的医药费无法使用医保。此外,妻子的病需要大量的人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等自费药物,他经常去药店买,药店的人都认识他。

然而,卖房也并非一件容易事。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难题就是,房子是夫妻俩的共同财产,他一个人无权处理,而妻子全身瘫痪无法跟他共同去办理签字,那么就意味着他的房子即便找到买家,也无法过户。

万幸的是,经过治疗,妻子近期意识已有恢复,手指也能动。他也跟妻子表达了卖房的想法和救治的决心。经过与房管部门的多次协商沟通,提出上门办理的方案,在妻子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用手指进行选择,表达意愿。不过,即便如此,刘福翔表示,如今二手房市场低迷,房子想很快找到合适的买家,也不是容易事。但他表示,自己不可能放弃对妻子的救治,“不想留遗憾,有她在,才是家”。

如果一方一直陷入昏迷,意识不清,另一方想要卖房救妻,到底该咋办?随后,记者咨询了郑州市黄河公证处。该处公证员告诉记者,遇到这种情况,一方可到法院提起诉讼,请法院宣告另一方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并指定一位法定监护人。随后,丈夫再到公证处办理一份声明书,内容是保证把卖房的钱用于看病使用,之后可到房管部门办理过户。

此外,该公证员表示,如今,类似的法律法规与现实“打架”的问题越来越多,而看似不通情达理的法律法规,恰恰是为了保护当事人的权益。为了应对这类矛盾,互相信赖的夫妇俩可提早做一个意定监护公证,一旦一方突发疾病陷入昏迷,另一方凭借这份公证,就可成为另一方的监护人,替对方行使各种权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