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的他戴着心脏起搏器满血回归世界杯

另外,心脏起搏器不但可以救命,还可以帮助患者正常生活及工作,其中当然包括适当的运动。但能否像埃里克森一样进行高强度运动还需因人、因病而异。

对于心衰,心梗后,致心律失常性右室心肌病等有器质性心脏病变的患者而言,置入起搏器后不建议剧烈运动;长QT综合征等患者植入起搏器后需要在医生的多次监测和评估后才可以进行剧烈运动。

发现埃里克森倒地后,丹麦队相关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入场,立即启动心肺复苏,并迅速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电击除颤。上演了一场教科书般的经典心脏急救。

又称自动体外除颤器、自动除颤器、心脏除颤器,是一种便携式医疗器械,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用于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医疗设备。如今在广州街头的各类公共场所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特殊情况下,它可以在短时间内检测出室速、室颤等特定的心律失常症状,并提供电击除颤。在心脏骤停后最佳抢救的“黄金4分钟”里,徒手心肺复苏配合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是预防猝死最为行之有效的抢救方法。

一年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埃里克森,如今能在卡尔塔世界杯中有如此惊人的表现,这枚火柴盒大小的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D)功不可没。

1958年,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Karoliaska医院,胸外科医生Ake Senning为完全性房室传导阻滞患者Arne Larson植入世界上首例埋藏式心脏起搏器。凭借这枚起搏器,Arne Larson的生命延续了42年,终年83岁。从此开启了起搏器高速发展的时代。

1980年Mirowski在美国霍普金斯医院植入第一台ICD,它的中文叫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是预防心源性猝死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文中提到的球星埃里克森植入的就是这款起搏器。

本文仅作健康科普,不用于任何商业广告目的,且不提供诊疗建议,也不能替代医院的检查和治疗。如有相关疾病,请及时去正规医疗机构就诊,谨遵医嘱。

中山六院心内科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世界高血压协会会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专科会员,卫生部介入培训基地导师,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预防保健学组委员,国家老年疾病临床研究中心-中国老年心血管病防治联盟委员,湖南省老年医学学会医师分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医学会内科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南省医学会老年医学专业委员会老年心血管学组副组长,湖南省健康管理学会医养结合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保健委员会省级干部特聘保健医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