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领毛衣火到欧洲!但你可能不知道中国70%以上羊毛衫来自这个小镇……

10月14日,来自浙江桐乡的一家专做毛衣的销售企业总经理苏明渊告诉中新社记者,今年相比往年,毛衣的外贸订单有所增长,前三个月出货一百多万件,后面持续出货中。“我们的订单都是提前预定的,不论春装、秋装、冬装都是预定式。”

苏明渊所在的浙江康盈服饰有限公司,位于浙江桐乡的濮院镇,这个人口20万、拥有890多年历史的江南小镇,是全国最大的羊毛衫产业基地,也是国内最大的批发点。

为应对今年旺季针织毛衣订单增长,厂家加班加点,筹备物资和人力。“我们当地都是生产、销售、批发一体化流程,很成熟。提前预订的话,一个多月时间,上百万件也可以出货。”

“羊毛衫的销售好一些。”当记者问及欧洲顾客的需求,苏明渊表示,会根据客户发来的标准和要求进行生产。“有来样定制款,也有我们自主设计的款式。面料和款式的话,柔软的、保暖的、中领的,都有。”价格方面,和国内差不多,量大的时候也会有优惠。

“欧洲、美国的购买力最强,其他地方的订单需求量少一些。”苏明渊说,“我们销售过很多国家了,还有德国、法国、墨西哥、波兰、加拿大、巴西等,算算有十几个国家了。”

在当地另一家服装企业——浙江汇港时装有限公司新建厂房内,电脑横机、套口、质检等各生产环节均是一片忙碌景象。据公司总经理沈强介绍,今年制作的一些花式纱线时装款销量比较不错,其他还主要销售开衫、套衫一类产品。截至目前,今年已生产600余万件产品,达成5000余万美金的交易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

“现在,我们已经在开发明年春夏季的羊毛衫产品款式了。”沈强说。据悉,该公司一直注重服装的创新研发设计,每年投入研发费用500多万元,开发的服装款式达2000多种。

“每年,我们都会通过去往海外各地的展销会,推介我们的羊毛衫产品,打响濮院羊毛衫市场这一品牌,让海外客户看到我们的濮院乳毛衫品质。”沈强说。

濮院是浙江省嘉兴市下辖桐乡的一个镇,也是中国乃至世界的羊毛衫生产制造和批发中心,占据了中国70%以上羊毛衫的销售份额。这里,集聚了2万多家各类辅料加工工厂、档口和门店。

“日出万匹绸、嘉禾一巨镇”,濮院曾是明清时期江南五大名镇之一,其出产的濮绸与杭纺、湖绉、菱缎并称“江南四大名绸”。

1988年,濮院的羊毛衫市场已在全国小有名气,吸引了大量北方客商前来采购。当地主要销售渠道供销社供不应求,许多私人企业瞄准机遇。彼时,濮院个体企业已有259家,拥有羊毛衫生产横机1540台,产量达270万件,产值近亿元。

面对如此规模的市场,当时的濮院顺势而为,集资58万元,兴建了当地首个羊毛衫、羊毛纱交易市场,拉开了建设濮院羊毛衫市场的序幕。客商纷至沓来,濮院也由此逐步成为中国最大的羊毛衫集散中心。

改革开放至今,在40多年时间里,浙江濮院毛衫产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蝶变。最让当地“骄傲”的,是其通过发展优势产业,带动当地、周边的20万群众富起来,走出了一条依托产业发展富民的路子。

如今的濮院毛衫市场,已经孕育出一个涵盖纺纱、编织、印染、后整理、辅料、机械制造、检验检测、包装、科技服务、市场交易等的完整产业链,构筑起“镇村一体”的产业链格局。

“全球顶尖毛衫设计师和品牌商只要出新款,第一时间来到濮院来找供应链,我们这边不出3天就能出款。”位于濮院毛衫市场核心所在地的永越村村党委书记庄明火说。

“这几件是今年的最新款哦,我们拿出了最实惠的价格,赶紧下单呀!”走进濮院的时装城、轻纺城等毛衫市场里面,直播间内一派热闹景象。

26岁的夏丞骏,拥有伦敦艺术大学伦敦时装学院时尚管理专业研究生学历。用他父亲的话说,“这孩子是从小在羊毛衫堆里滚大,他自己对毛衣有自己的看法,也有海外的国际视野。”

作为一个“年轻二代”,自去年开始,夏丞骏招引了10多名年轻人,在小红书、抖音等线上平台打造年轻的产品线,每日更新相关图文、短视频。

“市场反应相当不错。”其父亲是浙江圣奈尔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夏连根,身为濮院最早一批“弄潮”的企业家,夏连根表示,“创新还是要靠年轻人。”

2022年,国内疫情多点散发,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这样的背景下,通过“主播+电商+市场”的模式,濮院整合各类资源,走出一条“危中寻机”的产业升级新道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